返回

唐妆浓[太平公主×上官婉儿]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婉儿,你好美啊(第1/5页)
<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
本站安卓版APP点击下载

她吻着,往昔一幕一幕浮现在脑海中,那些画面汇聚成一种注定,一种不可抗拒。五年了,她想起那一天,她站在内文学馆外边等候母亲,一眼就看见了婉儿。她原本可以不张望,她原本可以不走过去,她原本可以与她无关。但她选择了拥紧怀中人,她选择闭上眼,开始一个没有尽头的吻。她靠在婉儿身上,轻嗅她的气息,如此熟悉,又如此不同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走的,你在哪里,我就在哪里。[r1] ”

    婉儿猜的没错,天后是大唐的天后,她更是一个母亲。她不舍得献出小女儿,即使是为了大唐。思来想去,想到杨夫人去世的时候,太平曾经入道。她是道教中人,怎能行嫁娶之事?这般遮掩过去,又怕不真,天后何等人物,立刻命人在大兴宫外修了一座道观,取名“太平观”。这道观不过一月便拔地而起,里边修的雅致,比皇宫差不了多少,让太平住进去,做了观主。

    道观在东,掖庭在西,时常见不到面。太平有时过去,婉儿却躲着她,好似那日不是定了亲是结了仇。实在躲不了的时候,婉儿话也很少,比从前更冷淡。虽然如此,太平的心境却不同了,自从那一吻,她明白婉儿心里有她的,只是羞于显露。她不着急,时间还长。

    李治对新太子赞赏有加,这个儿子不仅聪明,懂事,而且精力充沛,志向高雅。他处理政务,时常亲自过问,把事情都做得井井有条。仅这一点,其他的儿子们没有一个比得上。天后却有些着急,这几个月不停任免宰相,提拔了几波资历尚浅的官员。这些官员在朝廷里没什么势力,忽然做了宰相,对天后感激不尽,听话得很。培植起一些势力以后,天后更进一步,写信责备李贤,说他德不配位。

    这些年,李治的病愈发严重了,求医问药没有一个能治好的,只好去拜鬼神。有个方术士,名叫明崇俨,招鬼降神的功夫是出了名的。李治请他入宫治病,明崇俨靠三寸不烂之舌,弄得天皇天后都对他信任有加。这明崇俨招来的神仙,不仅会治病,还对军国大事关心得很。他时常对李治说,每次与神仙议论朝政,神仙都提起太子庸劣不堪,难当大任,不是帝王之器。李治问他,谁可堪帝王之位,明崇俨说,李轮倒是生得大富大贵,有帝王之相。三皇子李显生的也不错,能当大任。他整日不是说李显的好,就是说李轮的好,李贤听闻,心中便猜到□□分。这不是天后搞的鬼,还能是谁?

    李贤真的弄不清,自己究竟是哪里做错了,为什么母亲这么恨他。他知道自己羽翼不够丰满,现在没法和母亲抗衡。不是父亲还在,怕自己早就没了。如今也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,必定会落入母亲的手中。他逃不掉的。

    他开始暴躁,开始消沉。他谱曲,彻夜不眠,弹琴十指流血。他散着头发,一曲本应欢快的《宝庆乐》,却悲凉有杀气。宫中乐师听了,只叹气:太子怕是有难。这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