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云杳录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7节(第1/5页)
<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
本站安卓版APP点击下载

许靖容看着倒地的顾云杳,两步并作一步跑了过去,却被随后而来的顾云楼给先一步抱进了自己怀里,“娘,先回去再说,云淆,喊大夫,快。”

    顾云楼说完转身就走,彼时不忘淡淡的看了一眼此刻站在老夫人院门前的一众人,那眼神淡淡的,可却让所有人觉得后背一阵发凉,似是被一只蓄势待发的猛兽盯上一般。

    许靖容已经有些六神无主,只得跟着自家儿子往回走,什么家宴,她早就忘了个一干二净,眼睛也只顾着紧紧盯着顾云楼怀里的女儿看。

    顾云杳只觉得脑袋里有一个大大的旋窝,不住把她往里面吸,她无论如何挣扎都挣扎不脱,最后还是被嗖的一下拽了进去。

    忽然,眼前的黑暗就变成了层层叠叠的楼宇,她一愣,这,这不是皇宫内苑吗?她怎么会到了这里?

    正宛自疑惑,顾云杳感觉自己的身体猛地朝前一动,人便到了一座高高的楼台前,她记得这里,大公主傅云一也就是她以身殉国的地方。

    顾云杳心中疑惑更深,为何会回到这里,难道她当日算计好的事,还有哪里出了纰漏?还是说这件事还有别的她不知道的隐情?

    作为一个谋士,她想到的自然和别人不同,她没心思感概当日的悲壮之举,也没心思考虑自己怎么到了这里,连借尸还魂都出了,还有什么是值得疑虑的。

    她看向高高的楼台,又看了看彼时的天色,再过不一会儿,傅云就该出现了吧,那时的她貌似就是这个时辰走上了高楼。

    果然,片刻之后,高高的台阶上,两个人慢慢的朝楼台上走来,为首的是一身紫金色锦绣团花裙的傅云,她身后还跟着一人,赫然是低眉顺目的侍女流苏。

    在楼台上站定,流苏便贴心的上前为傅云披上雪白的狐裘披风,黎京今年的冬天异常寒冷,虽然这冷既无风也无雪。

    顾云杳站在高处看着这一切,当日的情景重演,难道真是有地方她疏漏了?

    这时顾云杳听到傅云出声说话,而她这个死后重生的人就如同一个旁观者一般,远远看着。

    “流苏。”一身紫金色锦绣团花裙的傅云朱唇轻启,却在流苏应了之后半晌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直到流苏抬眼看她,她才摆摆手说了声,“罢了,若是他听从我的安排,此刻进入皇城的,便不是叛军了。”

    流苏脸上有哀伤,她的主子是镇国大公主,有外人眼里不可一世的荣耀和资本,可却没人知道,这样的荣耀之下,她过的是什么日子。

    “流苏,母妃那里安排的如何了?”转过身,傅云看向半垂着头的流苏,顾云杳也看向流苏,她叹息一声,这丫头跟了她十五年,自她过了不像公主的生活开始,她就一直陪伴着她,可惜她总也没能给她最好的安稳。

    第17章 梦回当日

    “启禀公主,云妃已经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